工作動態
在線搜索
專題欄目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7.23水毀搶險專欄
 
新聞瀏覽
 

玉梅

作者: 高強強  來源:商南管理所  發布時間: 2019/7/1   瀏覽次數: 157    [ 字體:  ]

    玉梅是一個女人的名字,她是我母親的朋友。可能在母親的定義中,不會用朋友來界定玉梅的身份,她們之間通常會說“好”或“相好”,母親和玉梅就是相好的鄰里。
    玉梅是四川人,低矮的微胖身材,神情間有淡淡的寡歡,遠嫁到陜西,說著一口帶有一聽便知不是本地人的“本地話”。她是一個凄苦的人,在我一直以來的印象中,而最近的一次相見,讓我明白,當年的那個怯生生的玉梅已經變了,變成了我們都希望堅強而幸福的樣子。但是,那個之前的玉梅卻好像更溫和,更讓人記憶深刻。
    我喊她玉梅婆,雖然和我母親是同輩人,但因為她家的輩分大,所以就這樣稱呼。那時記得她總是一個人帶著兩個兒子,老公很少回家,只聽大人們說她老公在城里做生意,不好好跟玉梅過日子,不管家里,也不管玉梅跟孩子。雖然那時的我還小,不過從大人們帶有豐富感情色彩茶余飯后的閑談中,我也略略得知大概意思。所以直到現在,我對這位很少見到的玉梅家的男人并沒有好感。她家和我的老家住同一街道,在街道拐彎的盡頭,緊挨著大路,是老瓦片土坯房,一共兩間,再有一個小小的廚房,沒有大門,沒有院子。因為沒有院墻,過往的人就好像從她家門口走過一樣,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每次下雨,好像隔過門板和土墻,雨水和潮氣都會滲進她家的房屋里。
    玉梅是四川人,所以她擅長做辣味食物,愛吃辣的我嘗到不少“甜頭”。她常常給母親送泡椒、泡菜,每次來都端著一個藍色的搪瓷小盆,里面放著清亮的各色泡菜,她也常常給周圍的街坊鄰居送一點,大家都很愛吃。憑借好手藝,玉梅支起了一個泡菜小攤,用竹質推車載著兩個干凈的蓋著白毛巾的塑料小桶,里面裝上各色泡菜,就成了玉梅一個新的營生。靠著勤儉節約,玉梅跟兒子們過的也還好。后來,用現在的話說她是被離婚的,前夫跟城里的那個女人結了婚,大兒子選擇跟他爸進了城,二兒子跟著玉梅在農村,大家都說她家老二是好孩子,算是有良心。之后幾年,通過熟人介紹,玉梅改嫁了,嫁給我們本村一個媳婦過世的男人。現在跟玉梅搭伴過日子,這個男人幫著玉梅一起承擔老二的學費,供他上學念書,對玉梅也算挺好。母親說:玉梅的命苦,現在該她好好的過日子了。后來,母親隨我們一起搬出來住,關于玉梅,我的印象便停留在她改嫁給一個好男人,過上好日子了。
    前段時間陪母親回老家,見到了玉梅,她比之前略胖些,見到母親也倒是熟絡。只是言談間,不似之前的樸實,流轉的眼睛里也沒有我印象中的謙和、質樸,相比之前的不語,她現在也算是個侃侃而談的人,言語眼神間讓人覺得堅定但找不到根。我恍惚中腦海出現了魯迅先生筆下的那個細腳伶仃的圓規一樣的女人,只是這個圓規不算細腳,且是我尊敬的,算是熟絡的長輩。后來回城的路上母親給我說:玉梅現在挺好的,不過不像以前了。我察覺到母親的沉默和不語。
    是的,我們都希望玉梅走出過去的生活,越來越好,可是當生活裹挾著玉梅,裹挾著每一個人,一步一步往前走的同時,我們離最初的自己也許會漸行漸遠,但生活的調教,是成長是財富。我回頭懷念以前的玉梅,母親渴望自己當初的姐妹,玉梅見到母親熟絡依舊,或許,這是我們心中那個最初的美好仍在躍躍欲試。所以當回頭,其實自己仍在......
 

[關閉]  
   
快速導航:
上一條:童年的花

版權所有: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商界分公司  陜ICP備15002462號
地址:商洛市商州區劉灣辦事處任塬村西側   電話:0914-2366360  傳真:0914-2366360  郵編:726000
香港杂志彩报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