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動態
在線搜索
專題欄目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7.23水毀搶險專欄
 
新聞瀏覽
 

童年的花

作者: 雷沛  來源:商丹管理所  發布時間: 2019/6/27   瀏覽次數: 68    [ 字體:  ]

    我的童年是用野花編織成的,但我卻一直不知那些花兒的名字。前幾日回家,父親和我陪兒子在河道邊散步時指著一些有著淡紫色花瓣的野花說:“那些馬蘭花開的真”,那時我才知道,這些年來珍藏在記憶中的那朵花原來叫馬蘭。
    人總是喜歡把一個長長的故事剪輯的只剩些許細節,而那些細節卻會以幻燈片的形式在你的腦海里重播,一遍又一遍。夜深人靜的時候,滿屋子都是往事舊人,便也很自然的浮起馬蘭花的影子,它是童年在我腦海里縮成的唯一一個清晰的細節,是我告別童年的見證,也是我真正理解童年的開始。
    馬蘭花在河道邊隨處可見,兒時的我經常把它編成花環戴在頭上,也經常與小伙伴一起漫山遍野的跑。記憶中,溝里的那條小河,長長的河岸上滿是蒲公英和馬蘭花,還有長長短短的蘆葦草在河風中舞蹈。水中的倒影風姿卓越,常有成群的魚兒在玩捉迷藏。扔一塊鵝卵石下去,他們便四處逃散,須臾不見影。起初頗覺奇怪,難道它們有隱身術?后來朋友小蕾告訴我,它們躲藏在石礫堆里,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塊顏色斑駁不一,仔細去看,卻也能瞧見石縫里隱藏著半邊身子的魚。那時候,雖然父母們三令五申不準下河,河道卻依然是我們的樂園。我和小蕾經常在河道吹蒲公英,拔水芹菜,嚼蘆葦根,偶爾偷偷地將魚簍里的魚倒進水里放生,惹的女主人四處追趕。
    如果時光還能一直陪伴我們哼著歌,搖搖擺擺的三五成群在河邊嬉鬧;如果生活就像我們編織的一串串花環一樣編織歲月,或許我至今也不會懂得什么叫成長。
    不知悲觀是不是人與生俱來的,快樂的記憶總是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痛苦雖短卻總是被拓展的很長。某天,小蕾告訴我說她要去深圳了。因為書念的不好,她爸爸讓她打工掙錢……雖然當時的我不知道出門打工是怎樣的一個概念,但從小蕾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憂傷。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慢慢的知道了小蕾已從我的生命中走開了。而那快樂的時光卻依舊躺在歲月棋盤的一角,繼續接受時光的饋贈與剝奪。
    當我從生活的另一端風塵仆仆地去看望河道的時候,詫異地發現遍地的馬蘭花其實一點都不美麗,水中的魚也已不見蹤影。我似乎從多年的恍惚中忽然明白過來,天很藍,花很美的日子總是屬于童年的記憶,畢竟,岸上的花已不再是當年我們用來編織花環的那一束,水里的魚也不在是當年我們一起嬉戲的那一群。曾經那么熟悉的一切都已被歲月侵蝕,就像那朵顏色褪盡的花,只讓人靜靜咀嚼它留下的所有關于成長的痕跡。

[關閉]  
   
快速導航:
上一條:慢享人生
下一條:玉梅

版權所有: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商界分公司  陜ICP備15002462號
地址:商洛市商州區劉灣辦事處任塬村西側   電話:0914-2366360  傳真:0914-2366360  郵編:726000
香港杂志彩报平特一肖